不只是厌女:女性政治人物,为何常被认为不够完美?

 二维码 134549
发表时间:2020-02-13 13:34作者:凯特・曼恩来源:凯特・曼恩网址:http://www.tsieina.com

———

女性主义的茁壮,催生厌女情结反挫力道

有一种常见的看法是,厌女情结(misogyny)是过去的事了,或是它的古老形式已经消失,被一种“新厌女情结”所取代,但我怀疑它的真实性,而且这在思考上反而违背了节约的考量。

虽然父权秩序涉及的内涵比厌女情结更广阔,但后者却普遍存在,而且只要它是服务于执行父权的规范与期待,它就可以说是一个和前者有着因果关系、且不可或缺的面向。这帮助我们解释,为什么厌女情结普遍存在于表面上看来高压的政权之下,而又是为什么我们同样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厌女现象浮现于当前的美国。

女性主义在很多方面都有着快速而惊人的进展,但这也导致了愤怒、焦虑和厌女情结的反挫。我们看到这股反挫力道披着道德主义的外衣出场,或受到匿名的掩护,例如在网路评论区上。

因为,即使人们已经不那么遵从性别歧视的思考,他们已经不那么怀疑女性的知识敏锐度或领导能力,也比较不倾向接受那些关于女性过于情绪化或不理性的恶意性别刻板印象,这却并不表示女性主义的任务已经完成。相反的,当女性的能力变得突出,并因此使人感到丧气或感到威胁时,过去潜伏或冬眠于文化里的厌女情结仍可能出现,而这可能会导致抨击、道德主义、一厢情愿的想法、和固执否认以略为隐晦的形式出现,也会让某种低等级的怨忿降临在抗议用的肖像和代罪羔羊身上,并且化脓。

某些时候,女性会被告知,在其他条件都和男性相等的情况下,她们需要表现得加倍优秀,才能够一样地受到尊重、成功、被人赞扬等等。无论这是不是真的必要,在任何可能的性别歧视形式下,这都是不够的;此外,有时候我们甚至不清楚,哪样才有可能足够。一名女性的杰出可能会对某些人造成相反的效果,让她成为一个两极化的人物。

换句话说,女性可能会因为太合格、太有能力了而受到惩罚;人们可能会“反感”,并且不经意地参与一些事后的合理化,以解释他们一开始的怀疑或惊愕。

———

女性政治人物,成为厌女者的集体发泄出口

在美国总统大选后,我回顾了一些我在竞选期间写下的笔记。我在20163月时写下:

正如川普的竞选活动所充分展示的,在当代美国这个世界里,某些过去富有特权的男性正步履蹒跚,并且拖累了因为他们的殒落而失去方向的女性。因此,当女性反转性别阶序并渴求带有阳性属性的社会角色时,厌女情结就有可能被激发。

我们可能想不出比(女性)投入政治工作更明显的触发因子了,尤其当这么做可能使敌对的男性政治人物付出代价时⋯⋯

如果这大抵上是对的,那么,这便影响并厘清了针对从政的女性们我们所需要问的问题。即使像希拉蕊.克林顿(Hillary Clinton)这样的女性,可能恰恰会因为她们所表现出来的能力,而被以带有敌意的方式看待或对待。克林顿的政治能力有可能会在某些脉络里对某些人造成威胁感。

在此理解基础之上,比起低等级的愤怒,厌女敌意可能或多或少会更为明显与强烈,从轻微地不喜爱与怀疑,到理直气壮地仇视和暴力。男性和女性都有可能表现并操弄厌女情结,有鉴于父权社会结构的崩解可以影响到任何人,这件事应该很明显。但格伦.格林沃德(Glen Greenwald)却声称,针对所谓“伯尼青年”们的指控太过夸张,因为某些辱骂乃是来自于女性。

———

隐藏偏见一:她为什么不微笑?

如今人们通常很愿意承认自己受到了隐藏偏见的影响,例如隐晦的种族和性别相关偏见,可能在他们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影响他们的思考和行为。这不是川普般毫无歉意的偏执,这符合对平等价值的追求,然而当谈到性别时,隐藏偏见却似乎在未开化的性别歧视和未开化的厌女情结之间变得模棱两可,而后者经常可能获得事后的合理化。这个现象已经在心理学中被广泛记载了,例如当我们体验到对某个人的敌意感受、却不太清楚为什么时,我们的心智随即便搜寻理由以解释我们的负面感受:她的声音很刺耳;她在吼叫;而且她为什么不微笑?

不管我们怎么看待克林顿,不管她是不是一个女性主义候选人,这都是一个值得被指出的女性主义成就:一个女性可能成为美国的下一任总统。然而饶是如此,却也是这个事实让我们目睹了这么多厌女情结的反挫。讽刺的是,我们确实有可能选出一个女性总统的事实,也是现在阻止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克林顿的胜选可能会使她及其他许多女性暴露在白人男性所表现出来的愤怒之下,这些男性组成了川普主要的支持群众。

———

隐藏偏见二:比起男性,遭受更多道德批评

此处的用意并非指出我的先见之明,而是发生的这一切都太容易被预测了。女性政治人物是一个富有吸引力且常见的厌女攻击出口,因为她们身为公众人物与集体注意力的对象,还有从道德上来说,她们是罗夏克的墨渍(Rorschach test)。

她们几乎注定要以某种方式妥协,并受制于道德批评,但问题不仅在于她们是否受到性别歧视、或某种程度上明显性别化的标准所评断,而是,和她们的男性同侪相比,她们面对了多少道德批评,以及这对她们的道德声誉造成了多大的损害。

许多左派人士激烈地坚持他们对克林顿并没有抱持偏见,但尽管如此,他们仍坚信她是腐败、不怀好意、贪婪、搞特权而且麻木不仁的。《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的一位投稿人形容自己是一个支持伯尼.桑德斯并喜欢艾丽.高登(Ellie Goulding)(我猜想这是一个相对流行的象征)的小镇部落客。

他写道,他因为总统大选而失去了一名女性友人。这名友人指控他对希拉蕊怀有成见,而他表示反对:“我始终不清楚确切原因是什么,导致她这么觉得⋯⋯当我选择不支持一个候选人时,我试着为这个决定提供非常好的理由。”也就是克林顿“看似永不满足的贪婪”,她未经证实但却广受揣测的贪腐;这其中必定有某些真实成分吧,他如此推论。还有她的伪善,这表现在她“对血腥的明显渴望”上,她甚至不惜冒着杀害儿童的风险,而她声称自己在乎那些儿童。

换句话说,克林顿被认定比珊卓.福鲁克(Sandra Fluke)拥有更多的权利,比特洛伊.纽曼(Troy Newman)口中的杀人母亲更加地嗜血与麻木。随着初选期缓缓前进,对大刀阔斧进行经济和结构改革的强力呼声逐渐开始带有更多摩尼教般的、个人主义的指责意味,某些桑德斯的支持者在美国呼喊着“烧死那女巫”,也就是希拉蕊。

———

隐藏偏见三:政策相似,男性较少受到伤害

诚然,并非每一位女性政治人物或知名公众人物都遭受到这类猜疑、谴责,以及想要看到她们受惩罚的渴望。但是,当污蔑一旦展开,它很快就会升级,而且通常不只会“成群结队”出现(在网路上经常可见),更会有散发的效果 ──也就是说,猜疑和批评会将所有可能的原因都囊括在内,使人们对她的能力、人格和成就皆进行质疑。

即使在那些并未抱持这种信念的人当中,这也可能对他们的思考有着间接的影响。我的感受是,一般而言,自由派与进步派阵营中的人们并不像票投欧巴马时一般,对于把总统选票投给克林顿一事感到骄傲,尽管这两人的政策和政治立场非常相似,以及从所谓身分政治的观点上来说,两人都(分别)是,或会是,创造历史的总统。

除此之外,我认为左派间有一种气氛,导致了对“票投克林顿”的道德防御心──仿佛把票投给她代表了与其共谋或自鸣得意,因为她某些(我同意)方向错误的外交政策造成了无可否认的糟糕后果。但这些政策中,大多数也是欧巴马的政策,然而不知为何,它们常常看来对他的声誉造成较少的伤害,而且也没有把投给他的选票转变成左派的道德责任,这是我的感想。

因为道德批评会变得针对个人,并特别容易被导向女性的人格、造成特别深刻的伤害,导致此处的问题变得更严重。这也多少说明了厌女情结如何破坏女性团结,尤其是在白人女性之间。

———

关于领导人,性别角色有时比事实更令人信服?

对于政治领域内的女性的信任,似乎甚至连在视觉观感的层级上都崩溃了。她们看来空洞、僵硬、木然、像机器人,而且虚假、不真实;她们的精力似乎不是来自于她们的内在,她们的价值似乎也不是——这随后被认定为是单纯来自于反覆无常且外显可见之社会力量的产品。

当克林顿在第三场辩论中指称川普为普丁的魁儡时,川普的立即直觉值得注目:“不⋯⋯不是魁儡⋯⋯你才是魁儡!”他气急败坏地说。与往日不同的是,他似乎真心相信他所说之事,她是木偶,他是主人。

川普的支持者经常赞许地称他为坦率直言;我认为我们可以这么说,许多自由派人士低估了这个男人在没有真实内涵的情况下,却能给人真实印象的能力——因为川普所说的许多事情都是不正确的,甚至是令人愤怒的谎言,是前后不一致、自我矛盾的内容,或是对自身过往言论的反转。

但我们应该自问,当我们给予准政治领导人和其他对象们真实或真诚的形容时,这究竟是因为我们相信他们说了实话而非谎言,还是因为他们基于某些原因看来很适合这个角色,也许,这个原因是他们以自然的姿态说了一个好听的故事?不像克林顿,说到底,她受制于一些其实和她本人没什么关系的因素。(可以比较当人们偏向于接受引用了特定而非一般性资讯的解释时,会出现的基本归因错误。)

不管情况为何,真实的政治学和诚实人格的美学能够、也确实对政治领域中的女性造成特别强烈的反作用力。当她看来并不属于指挥台上或总统办公室书桌后的位置时,她便可能显得不可信赖、不诚实、是一个冒名顶替者,甚至使人发自内心地,并因而在道德上感到恶心。

我们倾向太过迅速地相信自身的不安感受是证明不良人格的证据。同时,川普看来符合你预期中会进入权力位置的那一类男性,一个领导人,就算不是在政坛,也会是在某个领域里。因此,许多人准备好在推特,以及更多事情上追踪他——而如今要去哪里、要付出什么代价呢?天佑我们。

文/凯特・曼恩(Kate Manne

本文为《不只是厌女:为什么越“文明”的世界,厌女的力量越强大?拆解当今最精密的父权叙事》部分书摘,经麦田出版授权刊登,文章标题与文内小标经《报导者》编辑所改写。

为您推荐

2020

02-13

“无良商家”、“不讲诚信的骗子”……过去一段时间,康发天猫旗舰店的客服不时会收到一些来自消费者的责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该店口罩订单量暴涨,在春节假期人手不够的情况下,企业负责人包君燕和临时动员的工作人员,一起下车间加急生产保证产能。作为...

2020

02-13

美股研究社2月13日消息,据新浪科技报道,优信昨日宣布,已任命公司在线二手车交易业务总裁张志天为公司首席运营官,将直接负责该公司在线二手车交易业务的整体运营,并监督公司业务的持续在线发展,该任命已于2020年2月11日生效。据悉,张志天于2...

2020

02-13

据外媒BGR报道,几十年来,世界上最大淡水湖存在的一个谜团一直困扰着科学家。位于俄罗斯寒冷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每年冬天都结冰。但是在湖上形成的冰面并不完美,经常看到冰上有奇怪的环和孔,这令人无法解释。正如LiveScience报道的那样,研究...

2020

02-13

说到宇航员,大家都可以想到我国首次进入太空的杨利伟,他是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我们知道,宇航员肩负着探索太空的使命,他们在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上的要求极高,绝不是谁想进入太空就可以进入的。然而,我们在照片和视频中都发现,宇航员都会穿着航天服,航...

2020

02-13

从古至今,人们对外太空的世界一直充满了好奇,各国航天领域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的规模,都是求知欲的功劳。早前各国之所以没有任何动作,也是因为技术不够先进,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就编写了大量的神话故事。外太空到底是这么样的呢?经过几十年的发展...

2020

02-13

据媒体报道,SpaceX正与当地政府官员就在洛杉矶港建立新的火箭工厂进行谈判,以将其下一代星际飞船和超重型运载火箭运送到佛罗里达的沿海发射台站点。 CNBC报道称洛杉矶港的官员确认了这一消息。报道称,星际飞船可以乘坐一百人,将是人类有史以来...

2020

02-13

北京时间1月3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即将告别一台工作非常出色的太空望远镜。利用这台望远镜,科学家们得以窥视宇宙中一些充满尘埃的角落。2003年,红外天文卫星

2020

02-13

为了掌握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了解病毒可能的传染途径,进行演化树分析(phylogenetic analysis),是对于了解新型病毒相当重要的研究方法之一。▸冠状病毒模型随着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运用巨型分子演化分析的技术,透过分析病毒遗传...

2020

02-13

1954 年12 月23 日,美国波士顿布莱甘医院(Peter Bent Brigham)迎来历史上划时代的一天。急性肾衰竭的病人理查・赫里克(Richard Herrick)已被全身麻醉,而在隔壁病房躺着的则是他的双胞胎兄弟罗纳德(Ron...

2020

02-13

泰国环保启动!1月1日起,多间连锁超市、零售商店将不再提供免费塑胶袋。但为因应政策,竟有民众背着大型分层笼网前往购物,让网友直呼太有才。 去年陆续发生海龟、儒艮宝宝、野鹿等多种生物因误食塑胶致死的悲剧后,民间人士及环保团体要求限制使用塑胶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