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打破沉默围墙、扭转当代德国的检察总长──弗里兹・鲍尔

 二维码 44441
发表时间:2020-02-13 14:38作者:罗南‧史坦格来源:罗南‧史坦格网址:http://www.tsieina.com

在战争结束时,纳粹亲卫队放火烧了位于弗次瓦夫(Wrocław)的亲卫队暨警察法院(SS-und Polizeigerichte),大火从窗户窜出,许多纸张散落到街上,有些烧焦,有些则成了碎片。落在路上的纸片只有少数几张完好无损。

有位长期遭受纳粹亲卫队折磨的男子保留了其中的八张。这位名叫埃米尔・乌尔坎(Emil Wulkan)的男子保守了这个秘密许多年,直到自己与《法兰克福评论报》(Frankfurter Rundschau)的某位记者彼此建立了足够的信任感,他才向对方出示那些发黄了的纸张。预先打上的信头依然清晰可辨。

那是一份很有条理的文件,上头还有留给档案编号与专员分机号码的空白部分。信头的部分还包括了预先打上的日期行:奥斯威辛,XX 年XX 月XX 日

那位《法兰克福评论报》的记者,汤玛斯・格尼尔卡(Thomas Gnielka),随即就在1959 年1 月15 日将那些纸张转寄给弗里兹・鲍尔。鲍尔在1956 年的复活节时已从布朗史威克转往法兰克福任职,从偏远地区的邦检察总长变成大都会的邦检察总长。他不仅在这些纸张中看到了爆炸性的原始文件,而且还看到了一个自己由衷欢迎的机会:一个可借以将整个奥斯威辛集中营的议题拉上法庭的小支点。

那些纸张是1942 年集中营指挥部的来函。关于杀害逃跑囚犯的文件。

弗里兹・鲍尔曾回忆道:像那样的文件,从那时起,就完全不为人所知。那是一些预先打好的表格;它们表现出了”千年帝国“(Tausendjähriges Reich)的整体性格的特征。第一页上写着:”卫兵某某某在囚犯(以代号称呼)逃亡时将其射杀。“第二页,同样也是预先打好的:”这份公文是为了启动过失杀人或故意杀人的诉讼而寄往弗次瓦夫,给亲卫队暨警察法院。“第三页,同样又是预先打好的:”诉讼被停止。“我之所以点出这件事,那是因为它以很特殊的方式表现出了权利外观的外部维护的特征。这件诉讼从一开始就被停止。

鲍尔表示:这份文件到了我们的手中,于是我们就这样在法兰克福得知了一批在囚犯”逃跑“时,开枪射杀他们的那些卫兵的名字。我们把这些送往卡尔斯鲁尔(在那里,联邦法院对于行为地在国外的案件可以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3a 条的规定自由指定一个管辖法院),卡尔斯鲁尔方面则把它们送了回来;法兰克福的检察署这时可以去把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案子查个明白。

落入弗里兹・鲍尔手中的那些东西其实并不是独一无二的幸运。在那个时候,只要愿意动手,每位检察官都能有类似的斩获。那个灭绝营周边,直接知情的人数量依然十分庞大。

根据今日我们所知,当时有七千多人任职于奥斯威辛集中营,他们的家人并没有住在离他们很远的地方,许多人就住在他们附近;他们所居住的地方,是在战后的回首中,才被描绘成位于东方某处的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然而,在第三帝国时期,那里其实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交通枢纽,诚如历史学家诺伯特・弗莱(Norbert Frei)所强调:奥斯威辛位于上西里西亚(Oberschlesien)的柯尼希许特(Königshütte;意即国王的冶炼厂)。1950 年代时,尚在人世的前囚徒数量同样相当可观。而且,并非所有的幸存者都想忘记这段过往,事实上,他们当中有许多人都在寻找听众。人们其实只要听他们说就行。

举例来说,在1958 年3 月1 日,斯图加特的检察署收到了关于奥斯威辛集中营的某位罪犯的线报。这位罪犯名叫威廉・伯格(Wilhelm Boger),当时任职于斯图加特祖芬豪森(Zuffenhausen)的一家汽车公司。

伯格是在1933 年春天从符腾堡邦的政治警察做起,也就是在他们把斯图加特的地方法官弗里兹・鲍尔从他的办公室里抓走不久之后。在奥斯威辛,伯格则隶属于盖世太保营(也就是警察部门),他们得藉由比灭绝营里日常的残酷更为残酷的审讯,来防止越狱与扼杀监狱暴动。

伯格以他在刑求方面如恶魔般的创意而臭名昭著。他最有名的一项发明被囚徒们称为伯格秋千。那是一种将囚徒绑着吊起来的支撑杆,如此一来,人们就能毫无阻碍地一次又一次朝他们的生殖器殴打他们;伯格甚至还在法兰克福的法庭上表示,这个方法很有效。

1958 年时,曾被关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一位囚徒,阿道夫・罗格纳(Adolf Rögner),透过信件为斯图加特的检察署指出了伯格的下落。可是侦查工作却未被积极地进行。负责侦办的人员与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另一名幸存者,国际奥斯威辛集中营委员会International Auschwitz Committee)的秘书长赫曼・朗贝恩(Hermann Langbein),冷冷地进行了长达数月的书信往来;他们请问对方,是否能够在证人与情报上提供一些协助?可是朗贝恩是位难搞的伙伴,因为他提了一堆条件。

另一方面,负责侦办的人员这边自己也是意兴阑珊。直到过了将近半年之后,他们才在1958 年8 月19 日去拜访阿道夫・罗格纳这位线民。

那时候,就连在小城乌尔姆(Ulm),人们也都得考量,那会在巴登—符腾堡邦的司法界引发多大的反弹声浪。那里有十名男性遭到指控,过去在担任亲卫队保安处(Sicherheitsdienst des Reichsführers-SS;简称:SD)所属别动队的成员时,曾经参与将十三万名男女老幼(其中有一半以上是立陶宛的犹太人)枪杀于万人坑的行动。

十名被告仅被指控执行了这场在立陶宛的种族灭绝行动的一小部分,受害者的人数大约为五千人,他们在吼叫与殴打下将受害者驱赶到现场,然后逼迫他们挖掘坑洞,接着再以十人一组的形式将他们射杀,过程中还不时会呼喝:快点、快点,这样我们才能早点下班!乌尔姆的一位目击证人曾表示:现场看起来就像是个屠宰场

然而,这一切却几乎永远也不会被起诉。

乌尔姆的检察官们早就打算搁置侦查程序。直到斯图加特的邦检察总长埃里希・内尔曼(Erich Nellmann)得知这个案件出手干预,更以侦办不力为由将该案从当地检察官的手中抽走,事情才有了转圜。内尔曼特别派遣自己的同事埃尔文・舒勒前往乌尔姆接手案件的侦办与起诉。

因此,这场审判,无论它在1958 年时有多重要,依然只是一场偶然的司法偶然的产物,诚如《南德意志报》的记者所言,一场罕见的失控,最终,有七名被告被判处了三至五年的有期徒刑,只有三名被告被判处了十至十五年的有期徒刑。

无论如何,这场审判倒是阻止了与奥斯威辛集中营有关的案件侦办,在斯图加特完全停顿下来。被派往乌尔姆办案的检察官埃尔文・舒勒,接着受命在路德维希堡成立一个纳粹犯行调查中央办公室;这是一个得为全国各地的检察机关提供协助的单位。发生于乌尔姆的那些血腥犯罪在民众间引发的惊恐,促使共和国的十一名邦司法部长决定一同拨款,借以针对纳粹的犯行进行系统性地调查。不过,设于路德维希堡的中央办公室最多却也只编制了十一名检察官,为的是避免他们的工作泛滥成灾

此外,这些检察官不单得要关注所有纳粹的罪行,同时还得关注对于德国的战俘与流亡者犯下的所有罪行。弗里兹・鲍尔曾在1958 年时批评说:在那里,性质不同的事情被连在一起;一方面是纳粹不正义国家的行为,另一方面则是其后果。这样的结合可能给人一种印象:人们想要制作一个借贷双方在其中相互平衡的国家与国际不正义资产负债表。

1958 年12 月起,斯图加特的奥斯威辛集中营调查人员虽然得到了新成立的路德维希堡中央办公室的协助,然而,经过几过月的通力合作,他们却只得出了短短一张,除了威廉・伯格以外或也曾任职于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十八人名单。一个简直微不足道的成果。

为您推荐

2020

02-13

“无良商家”、“不讲诚信的骗子”……过去一段时间,康发天猫旗舰店的客服不时会收到一些来自消费者的责骂。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该店口罩订单量暴涨,在春节假期人手不够的情况下,企业负责人包君燕和临时动员的工作人员,一起下车间加急生产保证产能。作为...

2020

02-13

美股研究社2月13日消息,据新浪科技报道,优信昨日宣布,已任命公司在线二手车交易业务总裁张志天为公司首席运营官,将直接负责该公司在线二手车交易业务的整体运营,并监督公司业务的持续在线发展,该任命已于2020年2月11日生效。据悉,张志天于2...

2020

02-13

据外媒BGR报道,几十年来,世界上最大淡水湖存在的一个谜团一直困扰着科学家。位于俄罗斯寒冷西伯利亚的贝加尔湖每年冬天都结冰。但是在湖上形成的冰面并不完美,经常看到冰上有奇怪的环和孔,这令人无法解释。正如LiveScience报道的那样,研究...

2020

02-13

说到宇航员,大家都可以想到我国首次进入太空的杨利伟,他是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我们知道,宇航员肩负着探索太空的使命,他们在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上的要求极高,绝不是谁想进入太空就可以进入的。然而,我们在照片和视频中都发现,宇航员都会穿着航天服,航...

2020

02-13

从古至今,人们对外太空的世界一直充满了好奇,各国航天领域之所以能发展到现在的规模,都是求知欲的功劳。早前各国之所以没有任何动作,也是因为技术不够先进,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就编写了大量的神话故事。外太空到底是这么样的呢?经过几十年的发展...

2020

02-13

据媒体报道,SpaceX正与当地政府官员就在洛杉矶港建立新的火箭工厂进行谈判,以将其下一代星际飞船和超重型运载火箭运送到佛罗里达的沿海发射台站点。 CNBC报道称洛杉矶港的官员确认了这一消息。报道称,星际飞船可以乘坐一百人,将是人类有史以来...

2020

02-13

北京时间1月31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即将告别一台工作非常出色的太空望远镜。利用这台望远镜,科学家们得以窥视宇宙中一些充满尘埃的角落。2003年,红外天文卫星

2020

02-13

为了掌握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了解病毒可能的传染途径,进行演化树分析(phylogenetic analysis),是对于了解新型病毒相当重要的研究方法之一。▸冠状病毒模型随着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运用巨型分子演化分析的技术,透过分析病毒遗传...

2020

02-13

1954 年12 月23 日,美国波士顿布莱甘医院(Peter Bent Brigham)迎来历史上划时代的一天。急性肾衰竭的病人理查・赫里克(Richard Herrick)已被全身麻醉,而在隔壁病房躺着的则是他的双胞胎兄弟罗纳德(Ron...

2020

02-13

泰国环保启动!1月1日起,多间连锁超市、零售商店将不再提供免费塑胶袋。但为因应政策,竟有民众背着大型分层笼网前往购物,让网友直呼太有才。 去年陆续发生海龟、儒艮宝宝、野鹿等多种生物因误食塑胶致死的悲剧后,民间人士及环保团体要求限制使用塑胶袋...
猜你喜欢